清明,我们在天医上一堂生死课

发布时间:2019-04-05浏览次数:555

清明,在仲春与暮春之间,一个追思纪念的时节,一个踏青展望的节点。我们在这样的时刻思念亲人、追怀先贤,也在这样的时刻思考生命,活着与死去。孔子曰“未知生焉知死”。生死,从来都是人生的必修课,对于医学生而言,尤为甚焉。在天医,有许许多多个体在关注着这样的课程,他们有可能是生死一线抢救的医务工作者、是解剖课堂上的老师、是医学人文教育者、是遗体捐献者和家属……他们在以自己的方式讲述这堂生死的大课。今日清明,让我们一起来聆听这堂在天医开讲的生死课程。

生命值得敬畏

柴艳芬,总医院急诊医学科主任,30年奔跑在生死的一线,“挽狂澜于既倒”是她所带领团队每一刻的目标。她说:“我们来到这个世界,前一秒,后一秒,都不可能是你,这确是奇迹。人活着,就是为了彼此之间,给予支持、陪伴。人存在最大的价值就是被需要。我们在自己的哭声中诞生,在别人的哭声中离去。生命需要敬畏,需要我们尽最大努力地过好这一生。


苏振兴,医学人文学院副院长,始终耕耘在医学人文教育领域的前沿。他眼中,生命教育思接千载、博古通今。他说,自然生命是流程人生,社会生命是价值人生,珍爱生命是觉悟人生,尊重生命是奉献人生


生死用心守护

李凯,肿瘤医院原肺部肿瘤内科主任,在他和团队的倡导下,华北地区首家无呕吐推广病房在肿瘤医院诞生。他说,在临床中发现并解决哪怕非常微小问题、也会为病人解决很多痛苦。医学不是死记硬背,它是最有逻辑也是最灵活的科学


幺颖,总医院急诊医学科科护士长,是生死时速的急诊人。在技术无法抵达的所在,护理延续着生命温暖的底色。她说,尽全力挽救生命、同时也要让生命有尊严的离开,ICU里认真的陪伴、保护患者的隐私、甚至一块皮肤的完整,都是尊严

捐献跨越生死

张平,人体解剖与组织胚胎学系主任,30年解剖,是终身职业、是终生热爱。他说:“解剖是踏入医学专业课最重要的课程之一。我们在这堂课上重温医学生誓言,就是唤醒师生对生命的敬畏之情。如果没有大体老师,我很难想象学生该如何理解人体的结构,如何从一个学生成长为医生。


李想,遗体捐献者李唯思校友之子,是天医园里长大的孩子,又送父亲以遗体捐献者的身份回归母校。他说,亲人逝去,家属只有“舍不得”,如何从“舍不得”到“舍得”,其实就在于感受到了尊重,一种从学校、教师、学生而来的对逝者的尊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