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生命之树常青---孙保存
发布时间: 2012-10-17 浏览次数: 1255

 

天津市“统一战线树立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先进典型人物”

为了生命之树常青

全国政协委员、民盟中央委员孙保存

    我是一名民盟盟员,在天津医科大学、市肿瘤研究所、医大附属医院从事病理解剖学的教学、科研和临床诊断工作。作为一名教师、医生和科研工作者,我把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立足点放在答疑释惑、救死扶伤、刻苦钻研上,并作为我最重要的“本分”。献身神圣的医学事业始终是我实现人生价值、回报祖国人民的无悔追求。病理学专业,常被称为医院的“法院”,病理学医生往往扮演着医生“法官”的角色,诊断结果在临床具有“一锤定音”的作用。这同样是一个极具风险的专业,很多未明原因的死亡病例,都需要病理解剖医生的一线诊断,这是极易被感染的工作。
    记得2003 年4 月的一天,我正在医院照顾患病的女儿,市卫生局来了紧急电话,天津市武警医院接诊了一位疑似“非典”患者,患者辗转到市传染病医院后不治身亡,要求我们迅速派人进行尸检。作为总医院的病理科主任,我深知在这个紧要关头,及时明确患者死因的意义非比寻常,但我也更清楚,在有效防护体系尚未建立的情况下,进行尸检会有多么危险。离开前,我哄慰着躺在病床上正在输液的女儿,一旁的妻子要对我说些什么,女儿却懂事地讲:“让爸爸去吧,那是任务。”那时,她才只有5 岁,孩子的纯真、亲人的担忧,让我感到隐隐心痛,但是,想到病理工作者的神圣职责,更想到全市千百万群众的生命安危,我立刻没有了一丝徘徊和犹豫。两小时后,我来到了死者身旁,指导完成了死者的穿刺诊断。事后证实,这正是我市“非典”的主要传染源———人称“毒王”的天津市第一个“非典”案例。
一个月后,又是一天晚上,海河医院抗“非典”总指挥、总医院院长只达石教授突然打来电话,让我立刻去进行一例“非典”患者的完整尸检。一小时后,我赶到了医院。当时出于安全考虑,医院规定五十岁以上的医生可以不进入“红区”(即污染区)。只院长拉着我的手再三劝阻,只留在“黄区”进行指导。望着关切的老院长,我态度坚决地说:“职责所系,我经验多,应该进去!”。带着两名助手,我开始了
这名“非典”患者的完整尸检。尸检在一间简易的病房内进行,防护措施很不健全密不透气的防护服让人感到闷热难耐。没过多久我全身已经被汗水湿透,为了防止病毒扩散传播,两位助手还要不断地向尸体
喷洒消毒液,更增加了解剖取样的难度……我们以最大的毅力坚持了数小时,成功地获取了十分珍贵的标本,得到了对于我国乃至世界医学界都是十分宝贵的抗“非典”第一手资料。 
    在病理学领域中,我多年来一直致力于肿瘤病理诊断和肿瘤血管生成方面的研究。在我刚刚担任学校病理学教研室主任时,学科建设面临着许多问题:师资队伍严重老化,科研经费捉襟见肘等等。我从引进人才和新技术入手,集中力量精心培养学术梯队,努力打造肿瘤病理学科的特色。在多年的教学和科研工作中,我恪守“三严”的做法,即严肃的治学态度、严谨的学风、严格的标准。对于青年教师和研究生发表的每篇论文,我都严格审查并亲自观看实验记录、核实数据。我坚持教学、科研、医疗一肩挑,经常
是白天在医院做临床诊断,晚上还要赶到学校上课,有时晚饭都来不及吃,这些年来几乎所有的双休日都是在实验室度过的。
    经过数年艰辛努力,我校病理学科建设得到了极大发展。“十五”期间,病理学科成功入选国家“211”工程重点学科;“十一五”期间,科研经费增至1400 万元,是10 年前的120 倍;学科实验室软硬件达到国内一流水平;病理学专业科研论文数量和水平跃居全国同类院校前五名;肿瘤血管生成研究处于国际领先水平,数十所国际著名大学和研究机构都与我们开展了合作交流。由于在肿瘤病理领域的突出贡献和学术地位,我被推选担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,以及十余个全国性学术团体的委员和副主任委员。还先后被评为天津市首届“德业双馨十佳优秀教师”和天津市教学名师。
    “知行和一、德高医粹”是我不断追求的人生目标。我经常对学生说:“医乃仁术”,做医生要有责任心、同情心和良心。近年来,肿瘤的发病率不断攀升,每年由医大三所附属医院收治和全国各地来津会诊的患者数万名,其中疑难病例高达五、六千例,几乎都要经我确诊。常常是这种情况:病人躺在手术台上,只等我进行最后的病理诊断,来确定肿瘤性质以及手术方案。患者的器官是切除还是保留,今后的生活质量如何……每逢这时,我总感到肩上的担子异常沉重。多年来,我坚持把“提高安全性,降低致残率,不让病人多花一分钱”作为工作标准,不断提高分期分型诊断的准确性。曾有一位广东农民,手臂生长巨大肿瘤,辗转广州、福建、上海等地,花费数十万元仍未治愈,面临截肢的后果。我先后为他进行了5次病理切片诊断,最后确诊为一种罕见的淋巴瘤。经临床治疗三个月后,肿瘤完全消褪,仅花费4 万元。在我多年来的临床诊断中,像这样保肢体保器官、减轻医疗费用的病例很多。
    在我看来,一张小小的病理切片决定了太多的东西,也许是一个人的肢体器官,也许是一个人的生命,也许是一个家庭的幸福。这是一个不允许犯错误的专业,它承载了生命的珍贵、道德的价值与科学的追求!
    科学道路无止境,展望未来,与我相伴而行的也许是更加艰巨的考验,我将永怀一颗报效祖国、服务人民的赤诚之心,继续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,履行民主党派成员的责任和使命,努力向着病理学教学、科研和诊断的更高峰不断攀登!